警方提示:
所处的位置: 首页 > 警苑人文 > 警界风采

郎溪:我的弟弟叫安心

发布时间:2017-04-26 新闻来源:宣城市公安局 点击率:

郎溪县公安局政治工作室  王哲俊

 

安心不是我的亲兄弟,安心这个名字也是我给他起的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,细细想来,我和安心的第一次见面真的颇赋传奇。

那应该是20139月的某一天。一个照旧炎热的夏日上午,公安局还没搬进新大楼,仍在建平镇老庄小区斜对面的那幢平房内办公,当时我正趴在办公桌前看文件,感觉身边有异,一抬头,不禁吓我一跳,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我的身边。

我定了定神问他:你好,你找谁?结果少年一张嘴又吓我一跳:有人天天跟着我,他要杀我。我仔细看着他的双眼,那无疑是一双清澈甚至透着无邪的眼睛,也不像是神经病呀。我赶忙问他,你说的那人是谁?你报过案没有?少年很沮丧,说我报过很多次了,可派出所的警察没人理我。这下我放心了,这少年精神肯定有问题,真要有人杀他,报案不可能没人理会。正在这时,门卫老马急匆匆走了进来,说王主任对不起,我一时疏忽让他进来打扰你们办公了。见老马拽着少年往外走,我突然有些好奇,对老马说,你一会来我办公室一下。

等老马返回,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老马说,我也不是太清楚,这小孩来公安局很多趟了,每次来逢人都说有人要杀他,派出所也调查了,据说好像是这小孩没考上高中,患了轻度妄想症,今天他又来了,不知怎么就瞎撞到你办公室来了。听了老马的介绍,我的脑中又出现了少年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,我心中一动,说,以后他要再来,你领他到我办公室来。

第二天,那少年果然又来了,我让他坐下,给他倒杯水,问他,今天还有人要杀你吗?有,他肯定的说,我打不过他,只能躲在警察这儿,他不敢来。我换了个话题:你叫什么?他眼神直直的望着我,突然说,我不能说,要是让他知道了,我就躲不过去了。我的心中突然就有点难过,他也就比我儿子小了几岁,就这么活在自己编造的世界里。我温和的对他说,你担心的也对,这样吧,以后我就叫你安心吧,你呢,可以叫我警察叔叔。他很高兴,说安心这个名字他很喜欢,但他不叫我警察叔叔,他要叫我警察哥哥,我问为什么?他很向往的说,过去我有个哥哥,只有哥哥才对我好。我不由的笑了,说行,只要你愿意。

以后的一段日子,安心几乎每天都来我办公室,只要我在,我都会尽量抽时间和他聊聊,我告诉他,警察已经把那个要杀他的坏人抓起来了,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要害他了,那一刻,他简直兴奋的不行,居然从兜里拿出几粒糖给我吃。看他高兴我也高兴,可我知道妄想症和抑郁症一样,光靠人的开导不一定能除去病根,还是得辅以药物治疗。但每次我试着问他家住哪里,父母是干什么的,他却又警惕起来,要么答非所问,要么缄默不语,我怕刺激到他,便也不再追问。

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他不来我办公室了,我不放心,也有些奇怪,但无处追寻,办公大楼搬迁后,整天杂事缠身,慢慢的也就淡忘了。直到去年冬日的一个周末下午,我上街,在新马路与第一步行街交汇处,很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我急忙跑过去,果然是安心,我高兴的叫他,他和一个中年男子转过身来,安心一脸茫然的望着我,问道,你叫我?似乎我俩压根就没见过,我很有些失望也有些不解。他父亲,那个中年男子问我,你认识我儿子?我没答,简要的问了下安心的近况,才知道那一年他的家人带他去外地看病去了,安心的病症本就不是多严重,在家人和医生的悉心照顾下,不到一年就基本好了,然后就随他父亲外出打工了。

后来,一位做医生的朋友告诉我,有些抑郁症、妄想症类的患者,在病情好转后,许多过去记忆里的东西都会忘掉。朋友打趣道,你就是做了好事,他的记忆里,可不会有你这个人。我玩笑道,不用记着,这是警察应该做的。

只是安心,你知道吗,你的生活里,曾经有位做警察的大哥!